彩宏彩票app官网-云毕业二0二0:跃入人海 各有风雨灿烂

“我在2020年毕业”,会不会成为一个意义特殊的标签?

毕竟这一年的毕业季,有相当一部分学生都没能再回校园怀旧一天,而是在“云端”履行完所有常规仪式,进行论文“云答辩”,参加“云毕业典礼”,甚至宿舍行李都没能自己亲手打包,而是学校帮忙寄回家的。

缺了一些“有参与感”的线下元素,对于毕业季而言也许终究会是遗憾。比如,宅家的你,不能和同班同学踏上一场欢乐的毕业旅行,不能和室友对着烧烤和啤酒再畅谈一次人生梦想,也无法夜晚去图书馆前的草地中央又哭又笑唱一首送给未来的歌。

没想到,B站真的做了一个尽可能集齐“经典仪式”的毕业晚会,时长2.5小时的歌会直播人气峰值超过3500万。

早就听说B站要办夏日毕业歌会,原本我以为会和之前各种“云音乐会”一样,所有艺人在自家房间或者录音棚,送上背景和画风各异的演唱视频。结果B站这次办“毕业礼”,并不满足于“各玩各的”——干脆把所有演唱者都拉到秦皇岛阿那亚海边,还布置了海滩、草地、图书馆、帐篷、篝火等不同演出场景。

B站对这场歌会的策划理念是:“为特殊时期的毕业生弥补毕业仪式缺失的遗憾,也为所有心怀青春的人们献上一场跨时代的毕业礼、一部音乐串联的青春电影。”

参与表演的,有李宇春、朴树、老狼、毛不易、尤长靖、乃万、逃跑计划等音乐人,还有B站音乐区UP主“龚明威violin”“SealWu吴一凡”等。歌会共分为三个篇章,以音乐区UP主“龚明威violin”的小提琴演奏串连。

的确,当你看着天光渐渐溜走,海水没入黑暗,一个个演唱者坐在书架下、海滩边,站在草地里、帐篷旁,抱着吉他弹唱歌谣,隐约还有海浪声和夏虫声夹杂在歌声里,每个人都会朗读一封明信片……不由产生一种感觉,这场歌会替你把毕业季该写的诗,该去的远方,都直接送到屏幕上了。

在一刻不停的刷屏弹幕里,网友们自发形成了一些有趣又默契的“隔空玩法”,比如发布歌词“合唱”、代表自己母校在弹幕签到、送出毕业祝愿等。

毕业生们,是不是能少一点“可惜”?

不过,在我看来,这场夏日毕业歌会更大的意义可能在于,这个夜晚不只属于“2020届毕业生”。通过弹幕反馈你会发现,原来还有很多很多人,心里始终为“那年夏天”留了一个位置,永远都会被任何一场年轻的毕业礼感动得难以言表。

青春这条跑道,从来不曾规定到底谁才有资格进入,究竟允许能停留多久。只要你还能张口哼出旧日旋律,还对和社会交手前的少年有所珍惜,这条跑道就永远贯彻你一生的奔跑,你也时时刻刻都有权利参与有关青春的盛大狂欢。

满屏弹幕里,经常会出现“爷青回”的字眼——是“爷的青春回来了”的缩写。毫无疑问,能让所有人愿意“回头”的,总归是一直没跑出“眷恋领地”的幸存情感。

向来吸引最年轻人群光顾的B站,夏日毕业歌会却不那么新潮,还颇有一股浓郁的怀旧气。

作为校园民谣代表,老狼最早成名于“白衣飘飘年代”的一场毕业晚会。这次他“重返”毕业主题歌会,邀来张玮玮以手风琴伴奏,演唱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》和《虎口脱险》,掀起一波横跨二十余年的“回忆杀”。

我记得逃跑计划的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,已然是五六年前毕业季学生们最热捧的歌,而在这个夜晚依然热腾腾闪耀在海边,和新的年轻听众遥遥相认和相望。

比如有的00后网友,知道朴树,和他从前的光环毫无关系,只是因为看到最近他上了一档音乐综艺,觉得“这个导师说话好温柔”,所以也愿意认真倾听他弹唱着已有“年代感”的《生如夏花》。

朴树还演唱了《Forever Young》,这首歌由1999年就发布的《New Boy》不断迭代成形;当他说下一首唱《平凡之路》时,这首歌的传唱度之高,让弹幕顿时沸腾起来。有人在弹幕里说,朴树选的这几首歌,像是毕业生在社会摸爬滚打一番后可能会遭遇的“下一个阶段”,比如被迫要去接受生活的一些无可奈何的平庸感和琐碎感。

不过在采访中,朴树想对年轻人说的是:平凡是答案,但不是借口。

这么一想,以往我所经历和熟悉的毕业季格调,往往都是热血贲张,不言平凡的,或许现在,重新去理解“平凡”二字,会是发生在年轻人身上一种新的改变。

正如毛不易与B站联合发布的毕业歌《入海》,这个夜晚,他用温和而沉稳的声线唱道:“对于未来的想法,有太多疑问没有回答,关于面包和理想,还有平凡和伟大,那就这样出发……一起跃入人海,做一朵奔涌的浪花,时间会回答成长,成长会回答梦想。”

人生旅途,该来的都会来,未来更迷人的礼物是:还有好多可能性和答案,我们压根儿没预想过它们的轮廓,但我们也会欣喜去面对。

所以,跃入人海之后,我们各有风雨灿烂。(沈杰群)

责编:张阳